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he dream of alfalfa

即便是黄昏的最后一缕残阳也要发出奇灿无比的光芒,那是不甘心 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留的: 生命、时间和爱。 你想挽留,却渐行渐远。人生最痛苦的,并不是没有得到所爱的人,而是所爱的人一生没有得到幸福。离开的你,我等不回来,失去的爱,我找不回来,纵然一切已成过眼云烟,我依然守候在这里,直到看见你得到幸福,我再转身,微笑着,静静地走开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story100时光指环  

2011-01-25 18:32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奇遇A 
若不是因为真的迷路了,叶筱韵无论如何都不会向小孩低头的。  
每个星期五的“例行公事”,是独自跑去体育馆偷看高其学长参加球队的集训。今次却不知怎的鬼使神差,竟跟踪起高其学长来。一路上小心翼翼,满世界的学长学长,终究是没有记得住路,等到发现的时候,早已经不知迷路在何处了。    
路牌上写着“指环路”。可是哪像什么路呢。除开悬在路牌上一盏摇摇欲坠的灯,整条路上没有任何显示出生命迹象的东西。世界在这个刹那缩小成一个黑点,仿佛没有了尽头般,筱韵左右踌躇了半天,最终还是含着泪瑟瑟地蹲在了路边。    
惨了。这回是真的迷路了。    
比起刚刚一路的甜蜜,刚刚所记得的所有关于学长的细节,此刻都敌不过四处黑暗带来的恐惧。    
“你是不是迷路了,要我送你回去吗?”听语气像是个老气十足的大叔,但是声音却十分稚气。    
满心欢喜的抬头,却发现是个比自己足足矮了半个头的小男孩。只是此刻自己蹲在了地上,略仰起头看着这个臭小子拽得不行的手撑腰,冷冷的对自己说:“喂,说话啊,不要的话我走啦。”    
咬了咬牙。可以依靠总比没有依靠的好。于是手不自觉的伸了上前,拽住了这小屁孩的衣袖,说出句极丢脸的话:“……带姐姐回家吧。”    
其实叶筱韵是天生的路痴。从小到大不知迷路了多少次,然而她五岁那一年第一次迷路却遇见了一群作乱的小男孩,不管她的无助,却当她踌躇的站在街角哭泣的时候,拿起了泥巴砸在了她的脸上。    
已经记不得那时候是如何回去的了。但是却一辈子和小男孩结下来了梁子。所以此刻她却因为又一次的迷路而求助于一个比自己小的男孩,心里却愤愤的想着,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,我绝对不会向小男孩低头的。    
一路上两人漠不支声。不知道跟着他走过了多少街道,忽然的,却听见小男孩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喂,叶筱韵,你当真的不记得我了么?”    
他的声音轻轻的,和这夏夜的风一样。    
这一夜,是2005年7月29日夜。叶筱韵十七岁。    
夏夜的凉风卷着南方城市湿润的水气,忽的一下扑上了筱韵的面颊。    
她直愣愣的站在路中,看见这个初次见面的小男孩倔强的转过身来,皱着眉,一字一句的对她说:“叶筱韵,你给我想起来!我是朱墨啊!”    
耳边仿佛炸过一个闷雷,忽然的一闪,又迅速灭了光亮。    
这个瞬间,他的声音刺透了筱韵的耳膜,也刺破了时空里的每一个她。     

奇遇B     
也许因为迷路的奇遇,筱韵开始整晚整晚的梦见自己走在五岁时候迷路的那条街。成群的小男孩从眼前跑过去,用泥巴砸她。    
7月31日。星期天。    
从梦里惊醒,使劲的甩头来甩开那些梦里的泥巴,却忽然的想起,今天是高其学长比赛的日子。    
球场是预料中的人山人海,自己是挤不进去的,只能远远的站在外面,看着高其学长的身影,便是浅浅一个轮廓却都已辨得清。    
是那么喜欢他。自从一年前刚转入学校,要去一年三班,却冒冒失失的闯入了二年三班,被满堂哄笑吓了出来,只有高其学长走了出来,领她去她要去的地点。    
记得他背影的轮廓,那个秋天的光线是桔色的,镶嵌在学长转头对他轻笑的那个瞬间,还有他那一句:“没有关系,谁都会迷路的。”    
要在心里埋下这个人,不用长其一生来找,只要一个瞬间便已足够。    
学长于是被筱韵埋至心底,那么静,那么静,仿佛就是第一天来学校与学长走在的那一条走廊一样,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,深深浅浅的踏在心底。    
不想被任何人发觉。    
“哟,你喜欢高其吧。”什么声音自自己身后发了出来。却如同晴天霹雳,一下劈中了筱韵。    
直直的转过背,晴天第二次霹雳,那个仿佛是叫朱墨的小男孩,仍旧是手撑腰拽样的站在身后。    
“是高其学长!”死撑了半天却冒出句这样的话。    
“果然……”小男孩无奈的摆摆手。    
接下来的话却更为古怪:“你喜欢他,真是无一例外。”    

筱韵心里梗了一大片。    
大部分都是问题。诸如,你怎么知道,诸如,喜欢又怎么样。可是不能问。于是只能看着他狡诘的目光,干巴巴足字足句咬牙切齿的说了句:“你想怎么样啊?”    
说了之后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。    
小男孩扬了扬眉毛:“很简单。你和我约会吧。”    
否则呢?    
结局很显而易见。当有一个人拥有你不可告人的秘密时,你怎么可以拒绝他。即使再多的骄傲和坚持,结局都只有一个。    
答应他吧。    

奇遇C    
好像是上了贼船一样。    
两人由市体育场走了出来,沿着大马路,直直的走。    
并不是什么约会。不过是朱墨故作姿态的要送筱韵回家。沿路气氛十分古怪,筱韵故意摆出一幅大姐姐的样子,问朱墨许多问题,例如,你平时喜欢什么,你喜欢吃什么,你住哪里。    
后来方知,朱墨的爸爸是科学家。    
这,太神奇了。筱韵叹道。这种职业真以为只有科普节目里才有。    
朱墨却忽然的不说话了。却只是低着头走在她身后,她不知所措的看着他,却忽然看见他左手无名指上闪亮的指环。    
仿佛刻着细小的“time”——时光指环。    
然而为何叫时光?为何又带在无名指上?    
却不料这臭小子缓缓的跟在后面,冒出一句:“丫头,你走慢点会死么?”    
瞪眼。然后转身继续。    
心里是开始叹气,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呢,比起这样的要挟,即使他说出去自己又怕什么。也许,也许还是期待着学长会知道吧。    
所有的美好幻想,这时候又跑了出来。那两个人的安静走廊,那轻微的脚步声,一点一点,好像潮水一样漫上了她的思绪里,那么静。喜欢一个人,便总是会在难受的时候,想起他。    
猛得回过神来,是因为朱墨冷不防的那句:“啊,高其。”    
吓得四处回顾。最后发现只是这臭小子的把戏。    
“叫了你半天都没有用。所以就换了个名字。”他嚼着口香糖,眼神不屑的摆了摆手:“他的名字,比你自己的名字还有用啊。就那么喜欢他么?”    
这么忽然的,站在了街角。    
好像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,忽然的被这样一个臭屁的小孩发现。脸涨得通红,看着夜色终究黯然下来,霓虹亮了,似乎是心底忽然升起的灯火辉煌,映成她心中一片未知的色彩。    
筱韵呆了半天,却是问出了一句:“无名指上带着戒指,你也有喜欢的人吧?你会不知道么?”    
然而回答出人意料。    
只看见漫天霓虹顿时亮在了他的眉端,第一次朱墨松下了眉色,似乎很苦恼的说到:“啊,有啊。她,叫叶筱韵。”    

奇遇D    
约会最后的结果,是两个人傻傻的从偏僻的体育场走回了家。整整两个小时。晚上回去仍然还是在梦中和泥巴混战,一天下来疲惫不堪。以至于隔天上课的时候竟睡着了。    
而醒过来的原因,却是看见朱墨的身影闪烁在窗外的那一棵大树上。    
他,究竟在干什么。    
比起在迷路的无人巷子里瞬间出现,比起在体育场的神出鬼没,爬树似乎并不算什么。但是问题是,为什么他偏偏要爬筱韵教室前的那一棵树呢。并且爬树之后,还是那不可一世的样子趴在树上,朝她轻笑。    
“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是干什么的么?”回家的路上,终于质疑道。    
“和你一样,读书呢。”    
“读书你怎么还跑来爬树?”    
“暑假啊。”    
此时才想起来。是自己高二,才有这么漫长的补课。没完没了。朱墨的样子,顶多也只是初三而已,原来自己是年华已去,一下子习惯的想起今天的会考,明年的高考,然后的大学就业,仿佛是从此以后永远也没有了休息的日子。    
“你真幸福啊。”是由衷的感叹。    
“有天天看见喜欢的人那么幸福么?”朱墨似乎并不领情。    
愣了愣,最终缓缓道:“这也许不一样吧。”    
倒是第一这样,俯下身去和一个小男孩说话,并且第一次看见小男孩忧郁着一张脸,融在夜色中。这样细细的看着他的睫毛微微闪动,仿佛时光忽然的就停止了。   
然而,朱墨却瞥过头仿佛轻声道:“我喜欢的人,也许我永远也见不到她,或者见到的,永远不是她吧。”    
身边是隆华的大马路。    
四个车道上都是飞驰而过的汽车,拽着尾风消失得那么迅速。好像是筱韵忽然而然从朱墨身上发现的一些什么,刚刚闪过去,还没来得及把握,就消失了。只留下了一阵微寒,轻轻的拍打着她的面颊。 
刹那才想起来,好像朱墨说过,他喜欢的人,叫叶筱韵。    
那,不就是自己么?    

奇遇E    
朱墨开始频繁的出现。与她一同回家,说是顺路,却似乎总是怀有预谋的。并且他的每一次出现,却都会带着些什么小玩意给她。各式各样,却都是她喜爱的东西,无一例外。   偶尔筱韵会忽然觉得朱墨仿佛能预知,她前几日看中的东西,她未曾透露,他便已经双手奉上。没有出过丝毫差错。    
他似乎知道整个她。就如同了解自己的恋人一样。    
甚至每次筱韵放学,总是不经意的就能发现他在身后。仿佛都他计算好时间,计算好地点,完美的出场。    
有时她走旁门左道故意要甩开他,自以为安全的甩掉他的时候,却会听见他的声音自身后响起:“你在躲我么。”    
连续着半个月,他出现在她每一条自以为是的神秘道路上。甩不掉。    
“你为什么总可以找到我?”    
“你会知道的。”    
“你为什么缠着我呢?”    
“我也许是喜欢你吧。”    
无耻。怎么可以这样回答。或者说出来以后,为什么还是这么不肯定的语气。皱着眉看着他眉目俊秀的一张脸,天真的表情,如何都说不出一句指责的话来。只能眼神飘远,小声的说:“我是不可能喜欢一个小男孩的。”    
是,不可能。因为心里埋下了高其,因为那五岁以来持续不断的恶梦。她无法接受另一个人,况且这个人还是小男孩。    
“我知道。”    
“那你还来?”    
“总有一天,我不会再是小男孩。”    
莫名其妙。    
两年永远是两年,即使中间如何的追赶,却仍然追不上。年龄,是永恒的距离。朱墨之于筱韵,是永远的小男孩,不可以改变。    
可他似乎不懂。    
最终故意使出了大姐般的姿态,声音细软无力,却执意要压在他头上:“朱墨,我们好像,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我说的,似乎你都不懂。”    
在这每天经过的街道,路灯晃出的灯影飘浮在朱墨的脸上,拼凑出无限的忧愁。这是第一次,这个倔强自信的小男孩,眼神不再坚定,而是轻轻的皱了眉,看向别处。    
半饷沉默,却是朱墨最终打破了这夜晚的寂静。    
“再过一个星期,我就得回去了。再也不会过来了。”    
再也不会,是永远么。    
筱韵以为自己会心平气和,却没有料到,内心居然会有如此细微的惶恐。因为她忽然害怕起永远这种距离,不知要如何去仗量。 

奇遇F    
接下来一个星期,朱墨仍然照旧神秘出现。无名指上仍然是那枚叫做时光的指环。从未取下来过。    
几次她忍不住想要问他指环的来历,却最终忍住。    
不知心里害怕些什么。只是预感这那枚他不曾提及也不曾放弃的指环,她预料得出它的份量。    
然而渐渐的习惯他的存在。或者期待,或者躲避。但是却没有缺少过。他自那一次忽然的出现带她找回回家的路,至现在,不知不觉的渗入了她一切里。 
却是不知,在某天,忽然会遇见高其学长对筱韵主动说话。    
星期五学校有比赛。来为我们加油吧。高其爽朗的笑着,站在楼口向她提出邀请。她却是忽然意识到,自从朱墨出现以后,自己已经许久没有去过球场。起先是为了躲避朱墨,至最后渐渐习惯每日在校门口与他碰头。    
没有理由拉着朱墨陪她去看训练。    
而此次看着学长首次朝她提出邀请,筱韵根本未及思考,便已经答应了下来。    
于是星期五,筱韵站在体育馆后面看高其打球。    
却是忽然的,觉得没了兴致。    
虽然不过是多了一个朱墨靠墙站在一边,手枕在脑后闭目靠墙静静的等待她。但是越来越,无法不顾及到他的存在。 

在看高其的时候,眼神会忽然的飘至朱墨脸上,看他微微抖动的睫毛。看着他漫不经心的嘴角轮廓。    
比起高其在场内带来内心的翻涌,当她遇见了朱墨,却晾成了一片微凉。从最初的遇见,无助的攀爬上他的袖口。到之后,低下头俯身看过他睫毛上忽着的失望,有什么东西就这么顺延着滚落了出来,在心底如何都藏不住了。    
是喜欢么。    
不会的。如何都不会喜欢上小男孩。那记了十年的泥巴梦魇,怎么轻易的就被敲碎了。转过头看着高其学长,体育馆内喧哗成一片,所有的声响好像波澜的海洋,这么一瞬间就这样暗暗暗暗的覆盖了下来,筱韵心里,是前所未有的寂静。    
没有了桔色的灯光,没有了两个人深深浅浅的脚步声。所有的一切,只是那迷路的街道,摇摇欲坠的街灯,还有自己略仰着头,看见他忽然的出现在自己面前,那一刻。    
那一刻。    
那一刻所有的黑暗和倔强,都消失在他微皱的眉头。    
“朱墨,咱们走吧。”    
朱墨睁开眼,转头却发现筱韵正靠着墙,仰面对天说出一句这样的话。    
忽然的离别    
两个人去了购物街。    
一路霓虹洒下琐碎的颜色,红的蓝的绿的一点点跳跃在朱墨的额头。似乎像是古怪的图腾?筱韵忽然的就在半路笑了起来。    
朱墨扬起头看见她第一次对他笑,忽然的慌张起来:“脸上难道有奇怪的东西?”    
筱韵摇头。    
“难道我长得那么难看?不会吧,我一向很帅啊。”    
却是在筱韵低头笑不可歇的时刻,忽然的看见朱墨无名指上闪过了一丝亮光。是那枚时光指环。    
想起他说的再也不会回来了,想起无法仗量的永远,筱韵唇间忽然滚落出一句深藏已久的疑问:“无名指,是代表结婚吧。”    
接着又问:“因为喜欢的人,所以带着么?”    
“这枚指环,叫时光。”他举起了手:“带着它,是因为只有它才能带我到我喜欢的人身边。”    
愣了一会,却忽然冒出一句:“迷信。”筱韵说着说着,伸了手刮了刮朱墨的鼻子。仿佛是要对一个说谎的孩子做惩罚。    
但是下手的那一刻,却忽然迎上了他期待的目光。    
仿佛他知道她会在这一刻,用手扣在他的鼻梁上,那么轻轻的一划,完成她对他所有的情感。    
之后,彼此不再出声。只是听着身边人群来往汹涌,混着霓虹变换的色泽,彼此脸上心头的颜色都绚烂成一片未知,彼此心里,都寻不到任何头绪。    
“你就要走了?”    
“嗯。”    
“不回来了?”    
顿了一会,最后说:“也许吧。”    
筱韵心间喉上梗咽了一会,最终抬起步子又一步一步继续走。有什么关系,自己是不会喜欢小男生的。永远永远,惦记的是那个高大的背影,和他侧身过来说得那一句话吧。 
但是却是不知道为什么,此刻会要紧张的逃离。    
然而朱墨久久未动,站在人潮之中,看着她步入人群。这不是第一次看着她离开,但是却未曾料到,最后她会忽然的转过背来,嘲他大喊:“喂,朱墨!”    
“什么?”    
“你是真的会长大吧?”街道另一端,忽然听见她红着脸喊了起来。    
即使时光转得再快,即使真的要离去,也会记得这句话,于是为了这一句话,再退回这一段时光也是值得的。    
但是朱墨没有时间了。    
因为筱韵是永远都不会知道,这个叫朱墨的小男孩,喜欢她好多好多年,并且为了她,一次一次穿越时空来找她。    
为着十七这一年迷路的她。    
为着带她回家。    
筱韵的声音刚刚落下,就看见涌涌人群里,属于朱墨的那个位置,没有了那个倔强自信的小男孩。自己站在原地等了许久,仍然看不到这个比自己足足矮了半个头的男孩再迎上自己的目光,以及他睫毛上闪着的细微的光芒,忽然的就在这一瞬,不见了。    
如同他忽然的出现在她迷失的那一条道路上。    
唯一闪过的,只是那辨不清来历的霓虹,仿佛是他无名指上指环的光芒,寒烁的一瞬,于是他,就如此消失了。 

所有的相遇都是诡计    
2002年8月末。朱墨躺在自己的床上。    
上一秒还在大马路上,听见她的声音穿过喧哗直抵心口,这一秒,已经落在了三年之前的床上。然后再下一秒,是父亲推门而入,习惯性的对他说:“你回来了啊。” 
“嗯。”心口还是无法安抚的颤动。虽然已经预知了这样一个结局。    
“看见她了么。”    
“嗯。”    
“还是一样?”父亲忽然问道。    
一样。    
这四年的相遇都是一样。与他每一个次遇见的叶筱韵都一样。    
记得第一次用父亲发明的时光指环,阴差阳错的穿越了时空,去了2005年。那年朱墨只有十一岁,他看见她蹲在路边,瑟瑟的颤抖。他向她问路,她自己无助却最终还牵着他,执着的找回家的路。    
他记得一路漫长,记得夜之霓虹轻轻的披在她身上。    
他喜欢上了她,在这错误的时间里。    
但是于是由此而来的每一年,他都会去2005年找她。    
第二次,他看见她倚在体育场外,看着高其的每一个瞬间,心里顿时凉去一大片。    
第三次,他找到了她的教室,爬上门前那一棵树,趴着倚着看见她懒懒的睡在课桌上。头发松软的散在肩头,看见他的时候,却忽然路出惊诧的目光。    
第四次,十七岁的她对已经十四岁的他说出,我不会喜欢小男孩。那一次拒绝如此的肯定,那一夜的霓虹琐碎如昔。但是她不知道,当朱墨预备离开的时候,他却终究看见她心爱的高其学长搂着其它的女子从街道另一端走过。    
他那么喜欢她,不能让她受伤害。    
于是第五次,也便是这一次,朱墨学着倔强和自信,希望自己成长起来,不再是小男孩。那样她也许会喜欢他,他想要扭改掉她被高其伤害的命运。    
因为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她。    
但却最终还是听见她口气温和得对自己说:“我是不可能喜欢一个小男孩的。” 语气变了。但是仍旧是拒绝。    
此刻他忽然想起自己利用时光指环潜去了永远的2005年,不停的与她遇见,想知道她所有所有的一切,不停去她所要经过的每一条街道,要知道她每一天去的每一个地点,为着她,每一年都前往2005年的指环路。    
其实这是为了真正的2005年,等自己一样是十七岁,可以站在指环路的路灯下,以同龄人的姿态领着她,寻找她回家的方向,如同那个十一岁的自己,与她牵着手走过漫长的道路一样。    
只是那个时候的自己,不在需要时光指环的带领,不再是小男孩。    
朱墨将头蒙在了被里,深深的呼吸一口。回想着刚刚刚刚还走在她身边,略仰起头看见她目光里前所未有的温柔,然而这一切,都是即将来临的未来。    
可是。    
究竟要遇见你多少次,才可以遇见应当遇见的那个你呢。    
真正的那一年    
2005年7月29日。    
迷路的筱韵左右踌躇了半天,最终还是在“指环路”的路灯下含着泪瑟瑟得蹲了下来。世界在这个刹那缩小成一个黑点,仿佛没有了尽头般,比起刚刚一路的甜蜜,刚刚所记得的所有关于学长的细节,此刻都敌不过四处黑暗带来的恐惧。    
然而有些东西,是注定的。    
注定是这一天,她一定会在这条街道上遇见某一个人。    
虽然这个人为了她,不停的改变,不停的改变,但是她不需要知道。她只需要看见他最完美的姿态,出现在她眼前。    
声音抵过绵长无尽的黑暗,轻轻叩上她的心扉。    
“你是不是迷路了。需要我带你回去吗?”    
应着声音仰面而望,却看见足足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男生,斜挎着书包,俯身温柔的看着她。那睫毛上闪烁着的细微的光芒,仿佛已经遇见过很多次很多次。    
终究手不自觉的伸了上前,拽住了男生的衣袖,哑着嗓子带着哭腔的说。    
“……我迷路了,请你带我找回家的路。好吗?”    
End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